腿部挂件一个

关爱各种逆CP,修罗场……更新随缘,挚爱居老师

[夜巍]深情偏误我8

(私设如山,不喜就退!怀yun预警,后面的剧情注定会像脱了gang的羊驼)

一夜缠绵,却两厢无话。

梦境里面什么东西都有,两个人在一起的生活缓慢而又悠闲,夜尊有的时候甚至会生出一丝恍惚来,觉得一直这样也有无不可,不过真的是这样吗。

等到一天,两个人坐在桌子上吃饭的时候,嵬抬起了头,那双眼睛里面留下的不再是如同以前的温柔,戒备和冷静在里面一览无余:“你又想要做些什么。”

原本去拿筷子的手顿住了,慢慢的收回来,周围的场景如同虚化一般渐渐的破碎开,一切全都崩塌,就连夜尊的身影,同样也一同崩塌开来。

只有着夜尊嘴角略显诡异的笑:“多有趣。”

不仅是你,还有我。

沈巍在这一瞬间,一下子就从梦中惊醒,他好生的躺在他居住的公寓的床上,窗户外面阳光明媚,枝叶明亮。

梦境里面发生的一切一切又重新的在脑子里面过了一遍,想到那天晚上他们之间的缠绵,沈巍不自在的摸了摸脖子,那你似乎依旧还残存着被狠狠咬了一口,仿佛是在做标记一样的疼痛。

“夜尊。”沈巍自从事得知夜尊能够出来之后,眉头就再也没有舒展开过。

门在这个时候砰砰砰的响起来,赵云澜猛的冲了进来见到沈巍好以整暇的坐在床上看着他,顿时松了一口气:“吓死我了,沈教授,见到你没事,我可就松了一口气了,我可是足足有两天没看到你了。”

“我睡了这么久。”夜尊的力量是不是比想象之中要大得多,沈巍感觉到了一阵不妙。

赵云澜猛的点了点头:“可不就是这么久没看到你,问其他的人也说没见过你,我还不就跑过来找你了。”

“多谢了,不过我没什么事。”沈巍身上的衣服同样整整齐齐,从床上起来之后整理一下衣服上面的褶皱,便依旧是那个一丝不苟的沈教授。

赵云澜确认了沈巍没什么事之后也算松了一口气,毕竟关心则乱,虽然他知道身为黑袍使的沈巍如果真的有什么事,他这样子的恐怕也没有办法做什么事。

见到赵云澜放松下来之后很快就恢复了吊儿郎当的样子,懒洋洋坐在他沙发上的模样沈巍不由有些好笑,看了一眼挂在墙壁上的时钟,刚刚好:“你吃饭了吗?做点吃的吧。”

赵云澜也没客气,报了几个菜名,同时跑过去打了一下下手,然后在吃饭的时候不得不佩服沈巍真乃居家好男人,就舒舒服服的躺在了沙发上,沈巍转过头去洗碗,赵云澜声音从背后响起:“夜尊他为什么会这么恨你?好歹也是兄弟嘛,有什么事情不能够解决的。”

“……”沈巍低着头看着右手上面粘的泡沫,一万年前,它未曾紧紧的拉住那只手,他掉了下去。

听到沈巍没有答话,赵云澜咳嗽了几声:“那个啥我是不是问了什么你不太好说,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哈。”

“没什么,因为我也不知道。”沈巍洗完了碗之后回头一笑,表情有些无奈,赵云澜这下子可就真的奇了怪了,难不成真的是天生变态,不过再怎么说,那家伙也真是棘手的很这件事情是真的。

不过再怎么棘手也得做呀,不然的话等到夜尊真的发展壮大起来,那可就真的要了命了。

只是有些时候某些事情并不是能够被轻易的掌控,比如夜尊什么时候能够破开天柱出来。

虽然在夜尊破开天柱的时候,他们接到了消息,不过赵云澜有那么一瞬间想要摔手机,那有个屁用啊,还不是该怎么样的难度,就是怎么样的难度。

只是最为强横战斗力的沈巍状况却不太良好,具体状况表现为,沈巍他吐了,就是那个吐。

看着面前鲜香油辣的烤鱼,赵云澜连忙扶着沈巍去了医院,至于烤鱼还是算了吧,能够让黑袍使吃吐的烤鱼,里面是肯定放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东西!

来自一个粉丝好像非常冷淡,我好像也很冷淡的写手∠( ᐛ 」∠)_

幻夜殘月:

我也好想要有評論,短短的幾個字也行_(:3 」∠)_
↑((沒更新的人別說話!

篮子里的澜子:

没错,谁评论我,我们可以直接结婚
长评我直接送点梗给你

卿灯:

也是我。真的很喜欢评论了💕。

怀光:

是这样的。
如果收到长评,我连咱们俩孩子在哪儿上小学都想好了。

長幺:

是这样的……

陌陌今天不在家:

没错!

帅的一批红棠:

就是我了,要是评论我他妈社保。我会爱死你。

川南的戏:

是这样的

NO:

好像是……但回个评论对我来说很艰难啊

黎时华×:

是这样的。x

青阳淼:

没毛病,就是这样(。

逆世而生:

是这样的。

蘭浔:

陈大大大大大欢:

是的是的是的!虽然有时候没有回,但真的都有看!而且还会一遍一遍重复看!!!恨不得拿小本本抄起来!!!

Shawty.:

是我,我爱评论

百年大揪树✨:

是是是!评论我就是爱我!

努力画画的小羽毛:

是这样

冰冻的小姐鱼:

是这样的…… 

宵旬:

是这样的

【巍夜】融魂2

【不出意外的话,下章就可以完结了,这是一个自己给自己戴绿帽子的故事,欧耶ヽ( ̄▽ ̄)ノ怀孕预警!】

双手被控制住举在头上,夜尊嘴唇顿时破了皮,眉头皱起来,头顶上的人有着一张和沈巍一样的脸,可是更加的冷如冰霜,带着满满的攻击性的看着夜尊。

夜尊就这么看着这个不一样的沈巍,沈巍也是非常干脆利落,直接是直奔主题,一只手顺着一截柔韧的腰肢就这么直接是摸到了裤子里面。

“住手。”夜尊红了眼,看着沈巍的眼神带着委屈,沈巍的眼底中没有一丝温柔的痕迹,好像白天的时候两个人相处不过就是夜尊在幻想一样,这个发现让夜尊非常的恼火,眼底看着身上人的时候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温柔。

沈巍不喜欢夜尊这个样子,或者说现在的沈巍根本就没有什么意识,怎么可能回顾忌夜尊到底是在想些什么事情,只是冷淡的看着夜尊,一只手长驱直入,一只手捏着夜尊的下巴,语气清冷:“第一次的时候你不是非常的配合吗,怎么现在就这个样子了。”

沈巍没有任何想要侮辱人的意思,只是想要陈述事实而已,可是也真是因为这样,才会让人更加的无法接受,夜尊一双眼睛通红,他以为那个时候沈巍是有自我意识的,而不是像是这样。

夜尊眼角通红,最后恶狠狠地咬了沈巍一口,最为回报,沈巍进来了,鬼族的身体可是要比其他人要来的坚韧多了,可就算是这样,等到撕裂的一瞬间,也绝对称不上是好受。

“放松。”沈巍一只手抚摸上夜尊的脸颊,语气好像是温柔的,实际上眼底却是一片空洞的样子,夜尊同样不好受,不单单是因为被侵入,更加是因为沈巍不但是在‘吃’他,同样也是在吃他,字面意义上面的吃。

也许是因为两个人之间本来就是双生兄弟的缘故,等到沈巍自身感觉到神魂有些不稳之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更是想要吸收到夜尊的神魂,夜尊看着沈巍这个样子,感觉自己真的是疯了,竟然有一瞬间觉得不反抗,就这么直接是被哥哥吃下去也是不错,两个人永远在一起。

可是这一次好像是有点不一样,这一次等到异常折磨结束之后,沈巍竟然是将手放在夜尊的小腹,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夜尊。

夜尊也是这么直直的看着沈巍,实际上心中可是充满着戒备,要说现在的状况而言,比起沈巍这个名字,夜尊更加愿意叫他嵬,将他当做养料的嵬。

就这么直直看着自己,夜尊心中的气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这么直接是泄了出去,闭上眼睛不再看着嵬,真是的,越看越生气,然后吻了上去,真是的,明明对我也不是没有意思,可是偏偏在人类世界里面这么久了之后竟然学他们的礼仪就算了,还学什么其他的,在意我这个弟弟的身份,无聊透顶。

见到最近除了开始的时候热情的美人现如今投怀送抱,嵬也不是坐怀不乱的人,或者说嵬就是沈巍心中最为随心所欲的一部分,两个人在黑暗中再度纠缠在一起。

等到一夜放纵的后果就是夜尊腰酸腿痛,更加重要的是根本就是打不起精神,而等到只要是是有光的时候就好像是开启了什么开关一样,会从床上起来离开的家伙反倒是异常的精神抖擞,夜尊感觉到一阵阵的愤愤不平,再度揉了揉腰。

真是的,可是偏偏沈巍还要一脸无辜的看着自己:“你这是怎么了,最近总是无精打采的,难不成离开了天柱之后还有什么后遗症不成。”

“没有,最近打游戏晚了。”夜尊面色阴沉,将所有的责任全都推到了自己心爱的游戏上面,心里面却是想,要不是你的话我会这么憔悴吗,可是就算是心里面再怎么不甘心,还是要应付沈巍,而且更加重要的是,还要应付晚上的嵬。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嵬的手慢慢的移到了腹部的时候顿住了,随后的动作温柔了不少,可是夜尊那个时候一片意识混沌,没有多过于注意,直到是最后的时候,嵬最后离开的时候给了夜尊一个湿漉漉的吻,带着无法忽视的温柔,夜尊总算是感觉到不对劲了,更加不对劲的是自己的身体。

身体在明显的虚弱,夜尊最近被吸走了太多的能量,一时之间竟然是无法分辨自己的身体情况如何,沈巍也无法忽略这个问题。

干脆是拽着夜尊来检查好了,夜尊再来的时候很是吐槽了一番:“开什么玩笑,想我鼎鼎有名的鬼王,就算是有什么问题怎么可能被这些所谓的科学器材检查出来什么问题。”

然后夜尊就被打脸了,呆呆的看着一个小屏幕上面的自己腹部的一团阴影,好像是有哪里不对劲的样子,非常不对劲的样子。

身边的沈巍面色阴沉如水。

【浮生里面的生爹真好看,温润如玉,同时非常符合兔子这个生物给人的印象了(在父子的边缘试探.jpg)】

【夜巍夜】再相逢

【我说这是七夕贺文你们信吗……ヽ( ̄▽ ̄)ノ

预警,夜尊和不知道原创女有关系……雷者自动离开,以及非常平淡和水】

龙城这段时间再次闹出了事情来,沈巍已经是习惯了处理这些事情,就算他是赫赫有名的黑袍使又能怎么样,总是不可能什么事情都在掌握中,就好像沈巍无法预料被今天这件事情牵扯进来的人会是谁……

坐在房间里面的人穿着一如既往的白色衣服,一双眼睛微微的闭上,看上去倒是惬意,那张精致的面孔上满写满着淡然,让特调处的新人更加有些不太好处理,因为这个人有着一张和沈巍一般无二的面孔,而唯一一个和沈巍面容相似的,他们只能够想得到一个人——夜尊。

听到有熟悉的脚步声,夜尊睁开了眼睛:“好久不见了,沈先生。”

沈巍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原本拉开椅子的动作顿了一下,坐下之后,夜尊看着沈巍露出了一个无辜的笑容,这是他的弟弟,他的亲生弟弟。

当初那些事情发生之后,夜尊没有死,只是能力大减,沈巍没有杀了夜尊,让夜尊离开了这里,夜尊再也没有出现在沈巍的面前过,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再次遇见。

外面有人将夜尊的东西送上来,只是一些普普通通的衣物和东西,唯一不同的就是其中有一只玫瑰花,看上去娇艳欲滴,沈巍拿起了那只玫瑰花,上面有着淡淡的黑能量运转开来,看向夜尊,夜尊态度坦然大方。

“没办法,谁让海星的玫瑰花实在是太脆弱了,为了送到她手上的时候还是这个样子,只能这样了。”

“她?”

“我的同居者,我们应该会在一起吧。”夜尊表情依旧是一副淡淡的样子,只有冷淡的样子温和了一些。

被赶出龙城的夜尊那个时候就好像是一只丧家犬一样,在周围游荡着,夜尊找不到任何的意义,人生好像一下子就无趣了起来。

一万年的恨意折磨到了最后,在意的人好像只有着自己,等到一切结束之后,夜尊心中只有茫然和空洞,没有谁需要他,夜尊发现了这件事情,就算是他的哥哥,也有着更多更重要的人在身边,他这个本来应该是最为重要的双生子弟弟,此时此刻格外的多余了起来。

她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现的,无害,脆弱,孤身一人,没有谁真正留在她的身边,欺骗和背叛如影随形,被欺负了也不能反抗,还恰好出现在他身边,并且黏人的可以,多么适合饲养的人选。

也许是太孤独了,夜尊和她住在了一起,要不是这件事情发生,夜尊想,他应该是再也不会和沈巍再次见面了。

在听到夜尊的解释时,沈巍手指捏紧了玫瑰花,差点要将这脆弱的玫瑰花根茎折断,轻飘飘的放在桌子上,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整个特调处震动了起来,有人袭击了特调处,并且成功的攻破了防护,这可是要比想象中来的要棘手多了。

沈巍很快就冲了出去,夜尊安静的等待在房间里面,直到是沈巍回来。

夜尊这个时候正在闭目养神,见到沈巍回来也没有说什么,沈巍从来见过夜尊这个样子,他见过夜尊太多太多其他的样子,大多是癫狂的,现在这样平静到近乎于冷淡的样子却是沈巍从来没有见过的。

“那人也不知道是什么人,不过现在他好像是盯上你了,你……最近和我呆在一起。”沈巍观察者夜尊的表情。

是盯上自己的,夜尊挑了挑眉头:“看来不过短短这么一段时间里面,他们就忘了我的手段,还真是有趣的很。”

“夜尊!”沈巍不由得出声警告,夜尊住了嘴,深深地看着沈巍,好像是感叹,又好像是无所谓:“你还真是一如既往呀,不管是谁都要比我重要对不对呀。”

夜尊就这么站了起来,慢慢地走到沈巍面前,两个人之间格外的近,神色清冷,只是在重复一个问题,无关喜怒。

房间里面一片寂静,沈巍注意到了夜尊的眼睛,平静而又沉默,没有任何的波动,夜尊不再将自己看作是最为重要的了,沈巍感觉到呼吸好像是停顿了一下,可是很快就平静了下来,打开房间,夜尊也没跑,就这么跟着沈巍回去了。

沈巍这边没有第二个房间,两个人只能是睡在同一床上面,更或者是为了监控。

夜尊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等到夜晚到来的时候,两兄弟一同躺在床上,互相背对背睡着,沈巍突然有些失眠,挂在墙上面的时钟慢慢的移动着指针,夜尊那边反倒是第一个出声的:“你的呼吸乱了。”

“嗯。”沈巍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裹了一下被子,两兄弟一直互相背对着对方,沈巍很久之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不管怎么样,只有你是我唯一的弟弟,永远不会变。”

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不知道夜尊有没有睡,早上起来两个人一切安好,收拾了一下,沈巍没有理由再度留下夜尊,他有了自己的生活,他应该会送给那个不知道名字女孩子玫瑰花,他们会拥抱。

有点可惜,因为他们虽然是兄弟,可是真正拥抱对方的次数,屈指可数。

【很平淡的一篇……本来其实七夕就写好了,但是一直没有发,想要写很多的,一改我当初短小的印象,最后还是……

不过没有关系,反正他们是鬼王,还有大把的时间,起码不会和参商一样啦】

最近看到了一篇文神机,是真的神·基,男主到后面长得越来越好看了,随身的男配每天勾勾搭搭的,男二初吻和第二次的吻,全部都献给了男主,其中有着炮灰若干,对于男主的容貌表示万般赞叹,宛若冰雪雕刻,心中无时无刻不在躁动……

上一辈子的宿敌是上上上辈子退婚的妹子转世报复的,男二是有着三世纠葛的,你说你都不嫌弃第二世人兽了,这一辈子同一个性别有什么好纠结的?你说!

这个文要是最后男主和女主在一起,其实我的内心是拒绝了一万次好不好,就算最后上辈子的女主为你自杀,重生之后,你对女主倒是放心的很,满心满眼都是别人∠( ᐛ 」∠)_可我万万没有想到,作者居然在第二部的时候坑了。

在男二和其他的男人纠缠不休,男主心中万分在意,然后和女主待在一起,男二推门看到男主和女主倒在床上玩耍的时候,我还在期待什么反应的时候坑了!!!

[沧桑.jpg]

[夜巍]深情偏误我7

【突然诈尸∠( ᐛ 」∠)_,ooc是我的,不喜就退】

大概是因为梦境的缘故,这里的植物生长的非常的快,等到第二天的时候就已经是长出了嫩芽来,夜尊就这么看着这株植物慢慢的长成,虽然这个梦境是由夜尊控制的,只是最终还是属于嵬,这些明亮鲜艳的花草到底是怎样长成的,他还真的没有看过。

“夜尊,你在看什么,我今天感觉好多了,我么可以出去吗。”嵬从房间出来,眼神澄澈中带着一丝向往。

夜尊这个时候正准备为幼苗倒水,嵬却是冒出这么一句来,夜尊转过头去看着嵬,两步当做一步,语气中带着不容许拒绝的意味:“不可以,还有,你为什么不叫我哥哥。”

夜尊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是紧紧将眉头皱了起来,死死地看着嵬,嵬不知道怎么说,最后带着几分尴尬的看着夜尊说道:“我不知道……总是感觉怪怪的。”

“为什么,我是你哥哥,我会保护你的,我永远不会丢下你的,你难道感觉不到吗。”夜尊抓住了嵬的肩膀,双手用力,嵬也没有反抗,直直的看着夜尊。

手下面的骨头好像是发出了脆弱的声音,夜尊才算是如梦初醒,松开了手,神色紧张:“嵬,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嵬抬起头来看着夜尊,脸色带着微微的苍白,只是皱了皱眉头,觉得这种痛好像是没有什么问题,好像已经是习惯了,觉得没什么,于是对着夜尊摇了摇头表示没有问题。

抬起头就这么直直的注视着自己,那双眼睛里面没有别人,只有着自己,夜尊好像是沉没在了嵬那双澄澈的眼睛里面,就这么直接是吻了上去。

嵬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嘴间有着淡淡的,说不出来的香气,让人安心又带着一些怀恋。

“你……”

等到结束之后,夜尊一脸深情地看着嵬,将嵬紧紧抱住:“我们不但是兄弟,我们还有着更加亲密的关系,我不想要你受到惊吓,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对不对。”

他的怀抱太紧了,简直就好像时要将人淹死在怀抱中一样,让为一时之间有些喘不上起来,夜尊才算是反应过来,看着嵬紧紧皱起眉头的样子,简直就好像是魔怔了一样,就这么直接是吻了上去,这下子嵬没有办法保持冷静了,呆呆的看着嵬。

夜尊沉默而又深情的看着嵬,睫毛低垂下来,呼吸在这个时候好像都是停顿了:“觉得很恶心吗。”

“没有。”嵬想了想,很是认证的评价:“只是觉得奇怪而已,我们……我们……”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我们只有彼此了,这样我们就永远也不会离开对方不好吗,这样的话我们就能够永远在一起,多好呀。”夜尊认真的说,眼中没有一丝虚伪,嵬想,大概是夜尊眼神过于明亮和期盼,自己竟然是找不出任何问题来。

随着时间推移而去,夜尊双手渐渐松开:“你不喜欢我,你讨厌我,你不愿意接受我们之间的感情吗!”一句话比一句话来的质疑,深深地凝视着嵬的双眼,好像是要看到嵬的心里面一样深沉。

嵬想了想,主动凑上前去给了夜尊一个吻,声音中带着几分迟疑和温柔,目光带着点点羞涩:“没有,你是我的半身不是吗。”

应该是开心的,嵬亲口说出的,或许还有着自己诱导的成分在,可是夜尊还是非常开心,但是心里面却是一片酸涩,这一切的得来却不过只是因为沈巍什么都不记得了,他是沈巍,他不会是嵬。

可是夜尊还是开心,这个时候的他是没有抛弃自己的嵬,不是等待了赵云澜一万年的沈巍,夜尊恶向胆边生,一把将嵬抱了起来,带着嵬去了房间里面,十指相扣,恍惚间的时候,嵬依旧是温柔的,多好,我们永远在一起。

【好了,下一章就可以退出梦境了,我们开始继续互相伤害,后面有着怀孕预警哦,希望你们知道,不接受的可以退了……】

[夜巍夜]你猜

[我吻过他的兄弟篇吧……原来定的名字是你猜我有没有爱过他(hhhh,这什么矫情名字▼v▼)

人物ooc,不知道写的是啥玩意?我开心就好,不喜误入,真·短小快……∠( ᐛ 」∠)_时间,现实一切结束之后]

今天的窗户没有关紧,外面有风吹进来,弄得桌子上面的资料散落了一地,沈巍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的将所有的东西一页一页的捡起来,站起来的时候,却一下子碰到了书柜上面的其他东西。

一个木制的盒子从上面掉了下来,金色的面具掉了出来,沈巍愣住了一下,捡起来之后,又若无其事的放到了盒子里面,放在了书柜的最里面,脑海之中,却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弟弟。

两兄弟最为亲密的时候的那些记忆有些太过于遥远了,现在回想起来,朦胧的像是隔了一层雾一样,沈巍有的时候都不敢相信两个人曾经那样的亲密过。

他们是双生子,理所应当,又或许该是最亲密的存在,沈巍遥远的记忆之中,他们曾经相依为命过,一起躲在过山洞里面,一起相依为命。

只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太过于瞬息万变,沈巍也不曾想到再次见面,两个人之间的关系那样的恶劣。

一万年的光阴里面,沈巍去找过夜尊,可是夜尊什么也不想听,或者说根本就听不下去。

也许是其他的事情占据了心神,有些时候,沈巍并没有想象之中的那样注意到夜尊。

夜尊和他最开始的时候,就好像是两株长在一起的树,后来沈巍往前面走了一步,两棵树生长的距离越来越远。

只是在他的印象之中,夜尊理所当然的就该站在他那里,又或者说他的身边本来就没有夜尊。

两个截然不同的印象交织在一起,沈巍有些不太满意,记忆中夜尊冷笑而又邪肆的样子慢慢浮现,和记忆中病弱的样子截然不同。

后来呢,沈巍皱了皱眉头,身上仿佛还残存着,鞭子挥下来的疼痛,最后的时候他看着我,目光凶狠,却又红了眼眶。

那个时候沈巍有些想笑,却又咳出了血,真是的,明明受伤的人是我啊,可是委屈的人又好像是他,真是过分的很。

我的弟弟总是能够用莫名其妙的方法,让他生出奇怪的联想,可是这一次大错特错了,夜尊做错了太多太多的事情,沈巍没有办法,再像以前那样的饶恕,没有办法,再像小的时候那个样子。

“弟弟。”沈巍低声的说了一句,轻的就是耳畔的一阵风一样,只有沈巍知道他喊过这么一次。

也许这也是最后一次了,不管是为了谁,沈巍没有办法,只是为了夜尊一个人放弃所有人,为一人背叛天下,实在是太自私了,这是罪孽。

就算是后面的时候知道了所有事情又该如何呢?

没有什么事情是能够后悔的,沈巍从来都明白这件事情,固执和向往光明是沈巍植于骨子里面的本性,他的弟弟却偏偏和他相反。

沈巍想,他应该是不后悔的。

再说了,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偶尔会想起他,想过他曾经给过我一个吻,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沈巍心想。

不过在往后的日子里面,我的弟弟——夜尊,在我的心里面,长成了一片除之不尽的野草。

[我想要表达的是,两兄弟一个,因为万年之前的记忆太过于久远,已经混乱了,一个不自知。]

巍夜+ 澜夜 脑洞和小段子,不喜误入

[设定一切已经尘埃落定,夜尊和沈巍再也没有见过面,夜尊再也没有回过龙城,特意避开了沈巍,可是又一次有人搞事,两人再次见面了
我在想,两个人或许是多年不见,再相逢之后再不见面,全都放下
还是等到有人搞事,又搞在一起了]
特调处又出了事情,难免会牵连其他的人,只是这一次牵连的人里面有一个特别的人,或者说……并非是人。
“好久不见了,沈先生。”说话的男人有着一头灰白色的长发,用发带松松的绑在一起,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看上去清冷而又淡漠,眼底永远是一片冷漠的薄雾。
沈巍突然感觉到喉咙窒息了一下,夜尊,他已经有许多年未曾见过的弟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这些年来,沈巍还以为他们应当会永远不会见面了。
夜尊看过来的眼神带着一些无奈:“我本来并非想要路过龙城,只是路途出现了一些事情,没想到竟然又牵扯到了这些事情里面,等处理完之后我会尽快的离开龙城,你大可以放心的。”
沈先生……眉头本能的皱起来,夜尊以为沈巍还有着不满,因此低下头不予任何回应。


[这个是巍澜夜脑洞,不喜误入]
面面是o,但是巍巍是a,两个人是天生一对。
巍巍跟着昆仑跑了,面面在贼酋那边被百般折磨,营养不良没有分化,最后分化好之后差点被xxoo,成功的干掉了对方,当上老大,然后就被关了一万年,不断的想着巍巍,出来之后对着巍巍示好,可是巍巍不做任何回应,面面一气之下就让其他人标记了〈赵云澜〉,过程很开心,睡完就走,因为喝了酒连脸都没有记得。
澜澜记得这个大美人,然后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没有去找面面,面面被标记的事情被巍巍发现了,巍巍暗地里面将面面当作私有物品,气疯了。
结局3p……

今天早上一起来发现自己可以开通打赏功能……

贫民窟少女确实是开心的一秒,但是想了想自己写的东西还是算了吧,想写什么写什么还是开心一点∠( ᐛ 」∠)_欧耶,不过先让我纪念一秒——来自于贫穷的少女客户端

[夜巍]深情偏误我6

[这章人物可以说非常ooc了……不喜误入∠( ᐛ 」∠)_]

头痛,耳边有着雨声,他茫然的睁开眼睛,感觉脑海里面有些事情记不清楚了,起了身,有着一个白色的身影格外的显眼,他勉强的问出了声:“你……这是……”

头又开始疼了,那个人抬起了窗户边,外面的光打进来,将一张俊美的脸分割成一片明明暗暗的印记:“醒了,嵬。”

“嵬!”嵬一双眼睛眨动着,夜尊从窗户那边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嵬,嵬竟然是觉得这个人的眼神中好像是带着一种打量和警惕。

“怎么了,我的弟弟,你昨天烧了一晚上,我就带你回来了。”夜尊确定了之后脸上顿时温柔了不少,摸了摸嵬的额头,抵着对方的额头感受着这份温度,好像是确定烧退了,就放心了,对着嵬笑的温和。

这个样子的青年不知道为什么让嵬有点奇怪,可是更多的是眷恋,略显迟疑的点了点头之后说道:“我……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

“那么还有其他的不舒服的吗,要是有的话就和我说说吧,我会照顾好你的。”夜尊眼神发亮,嵬摇了摇头,得到了几句安慰,然后起了身,想要梳洗一下,夜尊也拿嵬没有办法,只能是带着嵬来到镜台前面,两个人一般无二的面孔让嵬心里面最后一点疑惑给打消了。

等到梳理好之后嵬出了门,他们住的地方是一个古香古色的小院子,心中再度升起了一种奇异的感觉,可是嵬面对这些东西没有过多的差异感。

夜尊站在门口,然后给嵬披上了披风,态度关怀:“风大了,昨天烧的这么厉害,倒是再复发了怎么办,该吃饭了,我已经是做好了。”

嵬还是感觉有些发愣,然后点了点头来到了客厅,上面摆着普通的三菜一汤,很是清淡养生,嵬一坐下来夜尊就为嵬盛了一碗汤,嵬喝了一口,脸色千变万化了起来,夜尊则是非常淡定的将汤喝了。

见到夜尊这个样子,嵬还以为是自己因为生病舌头出了问题,继续凝视这一碗汤,这是一碗味道非常奇妙的汤,咸和酸或者其他什么味道交织在一起,非常提神醒脑了。

“怎么了。”夜尊放下了碗,嵬摇了摇头:“没有,吃菜。”说着夹起了一块青菜,好咸,明明看上去非常的正常,怎么会有股焦糊味。

“不好吃。”夜尊放下了碗,撇了撇嘴:“我对这些不太擅长。”

“以前应该是我来的吧,下一次让我来吧,我可以照顾你的。”嵬勉强自己吃了其他的菜,确定了夜尊确实是没有将天赋点在这方面国。

夜尊手僵硬了一下:“我才是哥哥,我会好好的照顾你的,我绝对不会抛下你的。”

嵬觉得夜尊那双眼睛里面的神色太固执了,可是现在什么也记不得了,但是嵬本能的觉得他们应该是相依为命的,虽然是失去了记忆,可是嵬感觉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嗯,我们是兄弟。”

“嗯,只有我们。”夜尊看上去没有任何异样,嵬却是感觉得到夜尊双手肌肉非常紧绷。

嵬感觉到今天发生的事情虽然是带着微微的奇怪,可是大概是还在接受范围之类吧,主动握上了夜尊的手,看着这间小院子:“只有我们,不过这个院子也太冷清了。”

他们住的这个小院子看上去精致小巧,可是前面却是一片光秃秃的厉害,看上去有些清冷,或者说是阴冷。

等到了第二天之后,夜尊从外面回来送上了一个小小的布包:“这个是种子,我们可以一起种下来。”